尺神经损伤怎么锻炼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实务民法典第条认定ldqu [复制链接]

1#
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个好 https://jbk.39.net/yiyuanzaixian/bjzkbdfyy/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二十一条 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条文主旨:本条是关于诊疗义务判断标准的规定。诊疗过错的认定标准系医务人员是否尽到了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当的注意义务。审判实践中在认定“当时的医疗水平”主要是参照医疗卫生管理的部门规章、诊疗护理规范;同时适当考虑医疗机构当地医疗水平、患者个人体质等因素裁判案件。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管民初字第号原告王某、赵某某与被告郑州市第*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曾作为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赵荷莲去世,本院依法追加赵*莲的继承人王某、赵某某作为原告参加诉讼。原告诉称:二原告的母亲赵*莲是体育舞蹈国家一级教师,被誉为“舞精灵”。年6月17日,赵*莲以起床时用力不当致腰部疼痛(以右侧为主)到被告处就诊,被告门诊以“腰椎间盘突出症”收入康复科住院治疗。赵*莲经被告入院检查,经诊断为:四肢肌肉无萎缩,腹壁反射正常,肌力、肌张力正常,双侧腱反射正常,病理反射未引出。赵*莲在被告医务人员的建议下转入被告骨二科,经诊断为:1、腰4椎体滑脱症(??);2、L4/5、L5/S1椎间盘突出(术后复发);3、腰椎管狭窄症;4、心理失常,完全性右束支传导阻滞。被告建议赵*莲手术治疗。赵*莲在与手术医师苏*敏主任等沟通时特意强调,其系体育舞蹈国家一级教师,现经营有河南省**舞蹈俱乐部,手术中不能出现意外,否则影响赵*莲舞蹈生涯。在接到苏*敏主任的答复后,赵*莲于年8月6日接受了被告施行的“腰椎后路切开复位椎管减压植骨融合内固定术”。术后赵*莲即感到双下肢无力,但被告医务人员告诉赵*莲称术后需要恢复,需要一段时间。直到术后十几天被告才对赵*莲行“肌电/诱发电位检查”提示:“双侧股神经周围麻痹可能(髓鞘型损害)”,此后被告邀请了医院医院的专家进行了会诊,也得出了股神经受损的结论,但被告一直没有明确告知赵*莲股神经受损的情况、程度和原因,只是对赵*莲继续治疗,并称能够恢复。后赵*莲在被告的要求下陆续交纳了12万余元的医疗费,在被告处继续住院等待恢复。但是直到年11月初,赵*莲的病情恢复效果仍然不理想,赵*莲通过其他途径了解到其应当是股神经损伤,而神经损伤的最佳恢复期一般在3个月之内。赵*莲担心再在被告处拖下去会更加难以恢复,遂于年11月7日在被告处办理了出院手续,第二天即入医院康复科住院,在参与过其病情会诊的教授指导下进行治疗。赵*莲在医院检查入院时症状为:双下肢肌肉萎缩,左下肢重于右下肢;髂腰肌肌力R:3级,L:2级;大腿前侧肌群R:4级,L:2级;大腿内侧肌群肌力R:3级,L:1级;双跟腱及膝反射均为阴性。经诊断为:1、L4/5滑脱内固定术后;2、股神经损害。赵*莲在医院治疗一个多月,花费医疗费3万余元后,由于治疗没有明显效果,于年1月1日转入医院,又产生了3万余元的医疗费用。但赵*莲的身体状况仍没有根本性的恢复,不但不可能再继续舞蹈工作,就连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看到周围的人自由活动,而独立行走对其都是一种奢望,这对其身心造成巨大的打击。后赵*莲将被告诉至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赵*莲于年1月8日自杀身亡。现原告方认为,被告对赵*莲在被告处就医时所受到的损害及其后的含恨自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当依法对原告方做出赔偿,并向原告方赔礼道歉。现原告方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被告赔偿原告方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54元;2、被告向原告方赔礼道歉。被告辩称:首先,本案已经通过司法鉴定的途径确定了被告方在本次医疗争议当中是否有过错以及过错参与程度,在鉴定中对赵*莲的身体进行了相关的检查,被告认为针对本案被告仅应承担司法鉴定确定的过错责任。其次,对于原告方的诉讼请求,原告提交的赔偿清单中的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康复费、鉴定费、交通住宿费等确有证据可以证实实际发生的费用,被告愿意在法律规定范围内承担相关责任;对于原告方要求的其他费用,被告认为不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不是被告应当承担的范围,请求法院依法予以驳回。最后,对于二原告要求被告向其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被告认为赵*莲的去世并非是被告医疗行为直接导致的,被告的医疗行为与赵*莲的去世不存在因果关系,不应予以支持。年6月27日,赵*莲向本院提交司法鉴定申请书一份,要求进行司法鉴定,内容为:1、被告对赵*莲进行的诊疗活动有无过错;如有过错,被告过错与赵*莲的损害后果之间有无因果关系及被告过错对赵*莲损害后果的参与度。2、被告对赵*莲进行的诊疗活动中(手术前和手术后)有无对赵*莲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3、被告对赵*莲进行的诊疗活动中有无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4、被告对赵*莲的损害造成原告的伤残等级及原告需要的护理人数、护理期限。依赵*莲的申请,本院依法委托河南司法警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在鉴定过程中,赵*莲于年1月9日向本院提交申请一份,申请撤回要求被告对赵*莲的损害造成伤残等级及需要的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的鉴定。年2月21日,河南司法警院司法鉴定中心作出《豫司警院司法鉴定中心()医鉴字第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一、医疗过错、损害后果、因果关系、参与度评定。本例院方对赵*莲的术前诊断(1、腰4椎体滑脱;2、L4/5、L5/S1椎间盘突出术后复发;3、腰椎管狭窄;4、心律失常,完全性右束支传导阻滞。)有依据,手术指征明确。行腰椎后路切开复位椎管减压植骨融合内固定,术后患者出现典型的股骨神经损伤症状,且为双侧股神经损伤,推断应为手术过程中所致损伤,此损伤应为可避免的,故院方存在医疗过错。患者股神经损伤后经积极康复治疗,已基本恢复,故手术中造成的股神经损伤应为不全性损伤。现查股神经支配肌为IV+,说明该损伤可以康复,但该损伤与患者在康复期出现的症状(需康复治疗)有因果关系。目前医疗过错的参与度尚无统一标准,结合司法鉴定的实践,经我们认真分析,院方医疗过错参与度评定为20%较妥。二、告知情况。经审查郑州市第*医院病历,院方术前对患者有谈话记录,有手术知情同意书(患者有签字),说明院方已尽到相应的告知义务。三、医疗水平。经骨科有关专家会诊认为,郑州市第*医院对被鉴定人赵*莲事实的手术方式不是最前沿的,属传统的手术方式,此方式无原则性不妥。”该鉴定书于年3月14日移交审判庭。年3月15日,赵荷莲收到该司法鉴定书。赵*莲此次鉴定费为元。赵*莲收到该鉴定书后认为该鉴定书存在严重错误,依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三十七条“委托人对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过程或者所出具的鉴定意见提出询问的,司法鉴定人应当给予解释和说明”的规定,向本院提交《赵*莲认为需要河南司法警院司法鉴定中心解释说明的问题》一份,要求鉴定机关对相关问题说明。赵*莲提出的问题主要有以下七个方面:1、司法鉴定中既然已经认定赵*莲的双侧股神经损伤应为手术中所致,且此损伤应为可避免的,故被告存在医疗过错,那么就意味着赵*莲的双侧股神经损伤并非手术以外的原因所致,只能是手术过程当中所致。赵*莲在手术过程中处于全麻状态,不可能自行对股神经造成损伤,并且赵*莲的病情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手术过程当中就发生、发展到双侧股神经损伤、双下肢无力的程度。因此手术过程当中造成的赵*莲双侧股神经损伤的原因完全是被告的不当医疗行为,且鉴定结论也认为此损伤应为可避免的,为什么鉴定结论只认定被告的医疗过错参与度为20%?按照鉴定中心分析逻辑,是不是认为因为赵*莲股神经所受到的损伤经治疗后“基本恢复”(实际只是有所恢复)就可以大幅度减轻被告当初致伤患者的不当医疗行为的过错参与度?如果赵*莲完全康复,是不是就可以不考虑被告当初致伤赵*莲的不当医疗行为的过错参与度?由此,赵*莲认为患者受伤的程度轻重不能对被告医疗行为的过错参与程度产生任何影响,无论受伤程度的轻重,都是被告的不当医疗行为所致,被告应当承担%的责任。同时赵*莲经过治疗取得的治疗效果,只是减轻了被告应当承担的赔偿后果。赵*莲的伤情是否恢复不应当对被告的不当医疗行为的过错参与度产生任何影响。赵*莲的伤情是否恢复,被告都应当承担%的责任。2、赵*莲被被告诊断为“腰4椎体滑脱,腰5骶1椎间盘突出”,从未提到赵*莲腰3椎体和腰3、4椎间盘有问题。根据术前影像资料显示,赵*莲的腰3椎体及腰3、4椎间盘没有病变,不需要治疗。被告告知赵*莲的手术方案也未提到要对腰3椎体及腰3、4椎间盘进行固定,被告在手术后也没有告知赵*莲对腰3椎体进行固定、对腰5骶1未处理及赵荷莲双侧股神经损伤的真实情况。因此鉴定结论在“告知情况”中认为“院方术前对患者有谈话记录,有手术知情同意书(患者有签字),说明院方已尽到相应的告知义务”。因此,赵*莲需要鉴定机关对记载有被告告知赵*莲手术方案是对腰3、4、5椎体及椎间盘进行手术固定的地方进行说明。同时赵*莲的鉴定要求是对“诊疗活动中(手术前和手术后)有无对原告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进行鉴定,但鉴定结论中没有关于手术后告知情况的结论,赵*莲需要鉴定机关对上述质疑进行说明。3、鉴定机关未直接回答赵*莲提出的“被告的诊疗活动有无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的鉴定要求,因此赵*莲需要鉴定机关对被告的手术方式是否符合当时的医疗水平作出直接回答。4、在鉴定过程中,赵*莲为了弄清病症该如何治疗,持手术前的影医院以需要治疗为由问诊,专家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均没有建议对腰3椎体进行固定治疗。鉴定机关在鉴定中没有对赵*莲提出的“腰三椎体及椎间盘没病,不应当对腰三椎体及椎间盘进行手术固定”的观点进行任何记载和评判。赵*莲需要司法鉴定机关对关于被告对其没病的腰3椎体及椎间盘进行手术固定是对还是错作出合法、合理解释说明。5、参与本案司法鉴定的王*民、穆*林、*红等三名司法鉴定人均不具有骨科医疗背景,赵*莲要求鉴定机关说明鉴定过程中骨科专业知识从何而来?如果征求专家意见,专家为谁?专家给出的具体意见是什么?6、赵*莲要求鉴定机关对手术医生苏*敏的执业地点是不是在郑州市第*医院进行答复。7、司法鉴定人卫*曾在郑州市第*医院工作过,鉴定机关为何在鉴定之前未告知赵*莲。本院认为:一、关于被告对赵*莲造成双侧股神经损伤的责任承担。患者在诊疗过程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二原告的母亲赵*莲到被告郑州市第*医院处就诊,因病情需要住院,被告作为救死扶伤的公益性机构,应当在与当时医疗水平相应的情况下对患者的病情进行全面的检查和正确的治疗。对于本案中赵*莲双侧股神经损伤的后果与被告的诊治行为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因涉及专业性的医疗知识,因此需依照专门鉴定机构进行鉴定。诉讼中本院委托河南司法警院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的鉴定结论认为被告对赵*莲行腰椎后路切开复位椎管减压植骨融合内固定,术后患者出现典型的股骨神经损伤症状,且为双侧股神经损伤,推断应为手术过程中所致损伤,此损伤应为可避免的,故被告存在医疗过错。同时,医院专家医生的问诊录像及相关书籍也表明被告存在过错。因此,本院综合分析认为赵*莲双侧股神经损伤的损害后果与被告的诊治行为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被告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对于被告对赵*莲双侧股神经损伤承担责任的比例。河南司法警院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认为赵*莲股神经损伤后经积极康复治疗,已基本恢复,故手术中造成的股神经损伤应为不全性损伤;现查股神经支配肌为IV+,说明该损伤可以康复,但该损伤与患者在康复期出现的症状(需康复治疗)有因果关系;目前医疗过错的参与度尚无统一标准,结合司法鉴定的实践,被告医疗过错参与度评定为20%较妥。本院认为,该司法鉴定中心所作出的医疗过错参与度认定缺乏相应的依据。理由为:1、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应当具有高度的注意,对患者尽到最善良的谨慎和关心,以避免患者遭受不应有的危险或者损害的责任。赵*莲的双侧股神经损伤系在被告对其进行手术治疗的过程当中造成,出现此损害后果是被告的不当医疗行为造成的,作为被告在医疗过程中未尽最谨慎的义务,让赵*莲能够避免的的损害后果未能避免。2、作为医务人员,有义务具备同一地区或相似地区并在相同条件下从业的医务人员通常所具有的学识和技术,有义务使用同一地区或相似地区并在相同条件下从业的医务人员在相同的病例中通常使用的注意和技术,有义务在实施技术或应用学识时使用合理的智慧和最佳判断,在选择治疗措施和制定治疗方案时应告知病人可能取得的治疗效果和存在的相关风险,对本领域以外或超出本人能力的患者负有作出转医说明的义务。被告作为郑医院,应当具备同一地区的医疗水准,根据原医院的医生问诊及录像证据,结合司法鉴定中心关于被告对原告实施的手术方式并不是最前沿的、属于传统的手术方式的叙述,可以证明被告在赵*莲腰3椎体进行手术治疗的行为未尽到与同地区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3、司法鉴定结论以赵*莲股神经损伤后经积极康复治疗已基本恢复,且损伤可以康复来认定被告的过错程度不符合常理。本院认为,医疗行为是否造成损害后果是确定的,而能否恢复及恢复状况只能作为损害程度的判断依据,是医院承担责任后果的依据,故赵*莲受伤的程度轻重及伤医院侵权行为给患者造成伤害的过错程度认定的参考因素。4、鉴定机关关于司法鉴定人卫*回避的问题答复理由不足,鉴定机关针对申请回避的问题征求双方意见时,应当同时告知司法鉴定人中有曾在被告处工作的经历这一可能影响鉴定结论的事实,但是鉴定机关并未告知当事人以上事实。综上,鉴定机关作出的关于20%的损伤参与度理由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因赵*莲此次手术前曾有过一次同样的手术病史,第一次手术后可能会发生组织粘连、解剖部位不易分辨等情况,造成再次手术时难度加大;另外根据赵*莲术后恢复的情况,说明当时股神经的损伤为不完全损伤,和组织粘连、手术不易分离有关联;结合上述理由中的第1、2项,本院对被告在此次医疗损害中的过错参与度酌定为50%。二、关于被告对赵*莲死亡的责任承担。本案中,关于赵*莲的死亡与被告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双方认识不一。本院认为,赵*莲系舞蹈教师,常年从事舞蹈教育行业,作为舞蹈及从事舞蹈教育的专业人员,自己跳舞、教他人跳舞不仅是其事业,也是其实现人生价值的途径。原告因腰椎间盘突出到被告处就诊时,由于被告的过错导致原本在手术中可以避免的股神经损伤没有避免,最终致使赵*莲不能继续从事舞蹈行业,甚至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不仅给其生活和工作带来不便和困扰,还给其精神上造成巨大压力。医院的住院病历和赵*莲生前书写的相关书面材料可以证明其因手术导致股神经损伤,不能正常从事舞蹈行业,进而出现心理焦虑,以至于最后出现非正常死亡。因此,赵*莲的死亡与被告的诊治行为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被告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本院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酌定被告对本案有关的赔偿数额承担70%的责任。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